邮箱登录

大连档案史志网

市档案馆、市委党研室、市地方志办公室

打卡红色遗迹•中共大连市工委旧址


[发布日期] 2021-05-12     [责编] 大连档案史志网

1620783001371097724.jpg

                                  中共大连市工委旧址建成于1910年,原为三层,大连解放后加盖一层。

1620783094095099388.jpg

                                                 中共大连市工委旧址位于中山区人民路6号。

1620783196126011530.jpg


                                                                   韩光受彭真委派来连

1945年8月22日,苏联红军进驻旅大,旅大解放。当时旅大地区政治局面复杂,因此,中共中央在给晋察冀分局的指示电中指出,应抽调大批干部,到苏联红军占领区去建立党的组织,发动与组织群众,建立地方武装和地方政权。

  1945年9月,中共中央东北局成立。10月初,韩光受东北局委派到大连,为在大连建立党组织作准备。10月12日,韩光返回沈阳,被任命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10月中旬,韩光带领一批干部重返大连,组建了中共大连市委。因为人员不齐,最初以中共大连市工委名义进行工作,办公地点在大广场(今中山广场)东北隅的原日本台湾银行大连支店(今中山区人民路6号)。

  中共大连市工委旧址于2002年被公布为大连市第一批重点保护建筑、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看似普通的小楼曾承载过一段与城市命运息息相关的历史记忆

  这里是抗战胜利后我党进驻大连的起点

  文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祝福 

  通讯员 袁晓虎  孔晶

  图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高强 

  史料图片由中共大连市委党研室提供

  梁思成曾说:“ 一个没有历史记忆的城市,注定是没有将来的城市。”在大连,中山广场就是那个“ 穿越历史风云依然耸立的地标”。以中山广场为中心, 十条大路呈放射状延伸至四面八方,广场四周的近代建筑群大多建于日俄租借地时期,具备典型欧式风格。与那些雍容华贵的古典建筑相比,位于广场东北的人民路6号只是一座灰白色的和风欧式小洋楼,它就是中共大连市工委旧址。2002年3月该旧址被列为大连市第一批重点保护建筑,现为大连银行华昌支行使用。

   小楼在1910年初建时只有地上三层,地下一层,大连解放以后加了一层,建筑面积1667平方米,占地面积510平方米,虽有新旧接口,却不露痕迹,整座小楼更显精致乖巧,浑然一体。如今,这座小楼外部被呼啸而过的车流与高耸入云的城市高楼环绕身畔,内部也有着宽敞、舒适的现代化办公环境。然而每天在这里忙碌奔走的人们可能不会想到,在70多年前那个风雨飘摇、多方角力的“特殊解放区”时代,这座看似普通的小楼曾承载过一段与城市命运息息相关的历史记忆。

  黎明前的黑暗 

  刚解放的大连多方角力局势动荡 

  将历史的转盘拨回到1945年8月,中国人民经过14年艰苦抗战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历史性的一刻带给大连人的是一幕让人热血沸腾的场景:1945年8月15日正午12时,日本天皇的《停战诏书》广播从大连中央放送局的扩音器中发出……听懂了日语广播的大连市民走向街头,奔走相告:“日本天皇宣布投降了” “大连光复了”“中国人出头的日子来到了”……一时间,街道两旁的日本商店纷纷关闭;小商贩顾不上卖水果,与市民们拱手相庆;一些市民还在街上放起了鞭炮,急中生智的孩子们也敲响了铜盆;在火车站的广场上,一些人自发地围在一起,扭起了秧歌。胜利的喜悦使大家忘记了炎热,直到夜幕降临才恋恋不舍地回家。1945年8月22日,苏军进驻,饱受日本帝国主义40年统治的旅顺和大连人民获得解放,大连也因此成为中国最早解放的城市之一。

   抗战胜利犹如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但乌云并没有完全消散。此时的旅大地区多种政治势力并存,政治局面十分复杂。8月18日,大连伪商会打着“协力当局维持治安并谋民生”的幌子,成立“大连地方自卫委员会”(后改为“治安维持会”),设立自卫团,控制着一部分警察武装。国民党政府也千方百计染指大连,于10月1日国民党大连市党部公开挂出牌子。旅大地区虽然由苏军实行军事管制,但地方治安仍由原日伪警察来维持。有人这样形容当时旅大地区的治安状况:“交通受阻,商行关闭,工厂停工,学校停课,盗匪四起,枪声不断,社会秩序混乱,人民惶恐不安。”仅在1945年9月5日至9月22日的十几天时间里,大连市区内就有粮厂、煤场、木材厂、酱油公司、青果会社、油脂会社、山林、仓库、码头、飞机场等和数十户居民遭遇抢劫。此外,旅大地区的各种反动会道门也大肆活动,进行拥美、蒋,反苏、共宣传。风雨飘摇、局势动荡,旅大人民饱受动乱之苦。一个旧的社会秩序被打破了,如何建立新的社会秩序?此时在旅大地区最具实力,在群众中最有影响力的还是共产党大连地方组织。但如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尚未成立、中国共产党尚未夺取全国政权的形势下,在一个局部滨海城市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并实施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社会生活等错综复杂的事务,对中国共产党地方组织执政能力也是严峻考验。

韩光受彭真委派来连 

中共大连市工委及时成立

  苏军进驻旅大的第二天,中共大连“抗盟”分会的张世兰、张寿山等共产党员,连夜赶写欢迎苏联红军、庆祝解放的标语,贴遍大连市各交通要道。8月26日,大连地方党组织又召开全体党员大会,决定组织武装,配合苏军维持社会秩序。9月2日,由原大连中华工学会副委员长唐韵超等人发起,召开了有52个大型厂矿工人代表参加的会议,成立了总工会筹备委员会,后改称为大连职工总会。然而,共产党在大连的地下组织和群众武装尚未统一起来,处于分散状态。

   1945年9月15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以彭真为书记的中共中央东北局,率领2万名干部和11万大军挺进东北,开辟东北根据地。同年10月初,东北局书记彭真找到原中共中央东北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书记韩光说,东北局决定派他去大连与苏军进行交涉,以解决我华东解放区部队从胶东半岛渡海由旅大及庄河一带登陆进入东北腹地的问题。韩光来连与苏军驻旅大地区司令官高兹洛夫中将进行了交涉,得到妥善解决,同时为在旅大建立健全中共大连地方组织做好了前期工作。其间,高兹洛夫曾问韩光:“你们中国共产党要不要大连?”韩光马上回答说:“怎么不要?我们不仅要大连,而且还要全东北、全中国呢!”高兹洛夫又问:“那你们为什么还不派人来? 你们再不来,国民党会把你们的脖子卡住!希望你们尽快派一位市委书记来,把市委建立起来,把市政府也建立起来。”最终,双方还确定了我党除了委派市委书记,可委派教育局、民政局局长及广播电台台长、报纸主管进驻旅大地区,这为我党掌控旅大奠定了良好基础。

   10月12日,完成了在大连与苏军的交涉后,韩光乘坐苏军的飞机返回沈阳,把大连的情况向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彭真等作了汇报。彭真及其他东北局负责人认为大连形势很好,一定要抓住有利时机,尽快搭起旅大市党政警群领导机构的架子,迅速开展工作。随即,东北局决定任命韩光为中共大连市委书记,并由韩光带领一批干部来大连组建旅大党政警群机构。因人员不齐,最初以中共大连工委名义进行工作,办公地点设在大广场(今中山广场)东北隅的原日本台湾银行大连支店(今中山区人民路6号),中共大连市工委旧址也成为了中共进驻大连的第一处工作地点。考虑到当时国共合作并不牢固,韩光决定,中共大连市委暂不公开,让国民党处于明处,我方暂处于暗处,抓住实权,打好基础,有更大的回旋余地,也更有利于同国民党开展斗争。后来的实践证明,这一决策是正确的。

  建立旅大党、政、警、群机构 

  粉碎国民党接收旅大图谋

  1945年11月初,增补委员后,中共大连市委正式成立,下设市内5个区委以及旅顺市委和金县县委。市委的办公处转移至大连市警察总局(后改称大连市公安总局)办公楼,对外称公安总局训练处。市委成立后,接管了《泰东日报》,创办《人民呼声》(《大连日报》前身)为机关报,随后以市政府名义接管大连中央放送局,更名广播电台。在中共大连市委领导下,各区、县的党组织也相继建立起来。到1945年底,在韩光的领导下,旅大党组织的市、区、县的架子全部搭了起来,党的各级领导核心逐步形成。1946年7月,大连市委改为中共旅大地委,韩光任书记。

   苏军进驻旅大后,不允许任何国家的武装力量进入大连。我方成立公安总局,不仅是稳定社会秩序的当务之急,也是掌握枪杆子同国民党争夺大连的重要手段。11月7日,大连警察总局(11月25日改为大连市公安总局)正式成立,旅大地区的“维持会”遂告解散。大连市委领导这支部队为稳定大连的社会秩序,粉碎国民党接管大连的图谋做出了重大贡献。1946年1月,国民党“东北行辕辽宁先遣军第四独立团”在密谋暴动时,被我公安机关一网打尽。后来,国民党政府派出以董彦平为首的旅大“视察团”,对旅大进行实地考察,意在寻找外交借口派军队插足大连,并携带大批在东北已停止流通、仅旅大地区使用的苏军军用货币,企图冲击旅大地区的金融市场。为了粉碎国民党的“视察”阴谋,韩光和苏军当局共同商定了准备“迎接”的有关事宜:对在旅大地区通用的苏军军用货币要贴上印花并加盖印章,五天内限额兑换完,逾期一律作废,未加盖印章的苏军货币不准流入市场。国民党“视察团”抵达旅大之后,“不作任何群众性的表示”。6月3日,国民党东北行辕副参谋长董彦平中将率“视察团”一行12人乘“长治号”军舰抵达旅顺港。韩光领导中共旅大地委与苏军当局密切配合,抽调170多人组成工作班子,负责“接待”工作。“视察团”在旅大地区“视察”9天,仅参观了旅顺博物馆、大连港、铁道工厂、大连船渠厂等处。在中共旅大地委的周密部署和巧妙安排下,“视察团”一无所获,他们带来的苏军军用货币一张也未用上,其插足旅大的阴谋彻底破产,于6月12日灰溜溜地离开了旅大。

   在特殊解放区时期,虽然形势混乱多变,但以市委书记韩光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不畏艰险,勇于担当,建立市、区、县民主政权,创建万人警察武装队伍,建立工会、妇联等群团组织,发动工人群众保厂护厂,很快控制了混乱无序局面;随后发展生产,安定民生,开展反奸清算、减租减息和住宅调整运动,为旅大经济恢复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使我党能够在复杂的政治和社会背景下,牢牢把握住了对旅大地区的领导权。

   时光荏苒,人民路6号的小洋楼一直在盛世洪流中默默伫立,见证着城市迅猛的发展,守望着一方的和谐与幸福。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大连市人民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实现了一个又一个伟大飞跃,取得了瞩目的成绩。

  中共大连工委成员知多少

  ★ 书记:韩光

  ★委员:张致远、陈云涛、赵杰、吕赛

   张致远:1917年出生于山东省蓬莱市。1936年从旅顺高等公学堂毕业后东渡日本,考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1937年6月回国。1938年2月在山东蓬莱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10月至1949年5月,任中共大连工委委员、中共大连市委委员,大连市政府教育局局长,关东行政公署民政厅厅长、党组成员,旅大地委直属党委委员。1954年8月至1971年2月,任交通部海运管理总局副局长、交通部船舶登记局局长、中国波兰海运总公司中方经理、中国轮船代理总公司经理、交通部远洋运输管理局局长。1971年2月4日逝世。

   陈云涛:1906年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1926年入党。1945年9月至10月,任新金县政府县长。同年10月任中共大连市工委委员。1945年11月至1947年6月,任中共大连市委委员、中共旅大地委委员、大连市政府副市长。1958年2月起,任建筑工程部副部长。1978年4月5日逝世。

   赵杰: 1913年2月生于河南省商城县,曾用名赵东斌。1928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5月入党。曾参加过鄂豫皖、川陕苏区反“围剿”和长征。经过十余年军旅生涯后,时任山东军区滨海第三军分区司令员的赵杰从1945年10月起任中共大连工委委员、大连市委委员、大连市警察(公安)总局局长。1955年4月起,任沈阳军区装甲兵司令员。同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1996年3月3日逝世。(摘自大连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