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大连档案史志网

市档案馆、市委党研室、市地方志办公室

金县大炼钢铁运动


[发布日期] 2019-12-24     [责编] 系统管理员

  

1958年,全国在“超英赶美”、“苦战三年,改变落后经济面貌”的思想指导下,片面强调高速度,单纯追求高指标,开展以大炼钢铁为重要内容的“大跃进”运动。1958年8月,党中央在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确定,把1958年2月份定的全国钢产量由620万吨提高到1070万吨,号召全党全民为生产1070万吨钢而奋斗。在市委工业跃进誓师大会的推动下,一场空前规模的“全民大炼钢铁运动”,迅速在金县城乡开展起来。  

十万大军奔赴炼铁前线  

1958年9月3日,市委根据中央政治局北戴河扩大会议精神,召开“以钢为纲”,保证完成冶金设备和生产任务会议,号召“以钢为纲”大干120天,保证超额完成全市工业跃进计划。金县县委、县政府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全县大办钢铁的工作,反复进行动员和宣传发动。基层单位的党委书记亲自挂帅,亲临炼铁前线,组织和动员群众,在全县很快展开全民大办钢铁的群众运动。截至9月23日,全县建成高炉33座,在建33座,还准备建设6座。这样,全县将建设高炉72座,其中13立方米的8座,8立方米的4座,3立方米以下的60座。尽管如此,当时县委仍认为,金县的高炉建设与先进地区相比,行动比较迟缓,速度不够快,小高炉还不够多,难以实现上级要求的钢铁生产任务。为此,县委于9月24日制订出《全县组织十万大军下乡上山办钢铁工业工作计划》,决定组织十万大军奔赴炼铁前线,再建土高炉4900座,在全县实现“百吨乡”、“千吨县”的目标。  

为保证上述“宏伟”目标的实现,县委专门成立钢铁跃进指挥部,县委副书记赵学聪、财贸部部长冯世富、工业部副部长赵兴业、魏庆宝任指挥。指挥部下设办公室,县财贸部、工业部主要领导担任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下设秘书组、人事组、物资供应组、运输组、技术指导组。同时,旅大市派往金县5个大队,分赴各乡镇帮助组织指导。县委组成5个工作组随同市各大队,在乡党委的统一领导下,协助乡领导开展工作。  

在市委“以钢为纲”、“元帅升帐”的号召下,全县立即抽调机关、团体、学校、厂矿企业的干部和初中以上的学生以及公社社员开赴炼钢铁前线。各地建土高炉所需的设备和材料,除煤(包括焦炭)外,完全依靠自己解决;所需资金,除了本乡镇人民公社拨出部分外,其余由当地手工业生产社、供销合作社调剂解决。“钢铁大军”在矿山安营扎寨后,各地党组织针对干部和群众中的某些思想问题,在工地展开“为什么要大办钢铁”、“你为钢铁贡献了多少力量”、“农民能不能办钢铁”等大鸣大放大辩论活动,以消除群众中的“怀疑”、“观潮”、“秋后算帐”、“条件论”等消极情绪和阻力,在思想上“插红旗”、“拔白旗”。为组织好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员,作业区有的成立大队临时党委,下设支部和小组;有的大队下设中队,中队下设小队。在工地上大张旗鼓地开展各种形式的宣传、教育和鼓动工作,诸如组织战地宣传队,开展流动红旗竞赛,办战地小报等。经过宣传、教育,使风餐露宿的炼铁战士重伤不叫苦,轻伤不下火线,坚持战斗。扎寨矿山的战士在寒冷的天气里,夜以继日地大干,喊出“为了支援前线,刀山火岭也要攀”的口号,群众的热情被激发出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炼钢铁热潮,席卷全县的城镇、乡、村。  

土高炉遍地“开花”  

小土高炉遍布城乡,造成设备、材料、资金和运输工具等十分紧缺。县委提出“以钢为纲”,有人出人,有设备出设备,大力开展协作和互通有无,来克服面前的困难。在炼铁大军中,大部分人是农民,他们不懂土法炼铁,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土高炉、矿石,即使是来自工业系统的职工,也不知铁到底是怎样炼出来的。因此,人们一切从头开始学习,边摸索边干,在小高炉上种“试验田”。企业拿出铁板钢材、后备动力,部队支援运输,医院调来氧气瓶,不少群众将拆掉锅台和墙壁的红砖、旧耐火砖拿到工地。还有的群众看到做风匣、手摇鼓风机缺木板,就献出自家的大堂箱、大米柜。在采矿工地,运送矿石工具不足,有的学生把自己的裤腿扎起来,当口袋背矿石,有的脱下棉袄抱着矿石。夜战中没有照明,就点燃篝火。许多工地提出“太阳不出就上山,太阳不落不下山;月亮当太阳,黑夜当白天,完不成任务不返还”的誓言。  

为了让“钢铁元帅”早日升帐,各工地“高炉遍地建,快把生铁炼”。所建的小高炉大都是出渣不出铁,产量极低,寿命也短。如三十堡公社1958年9月25日建成的0.25立方米的小高炉,晚上出铁3次,各为5.1斤、7.2斤、14.7斤,后因风嘴烧坏而停产;26日重新生产出2炉后因故被迫停产。也有的工地“捷报”不时传出。如:亮甲店镇红亮作业区,炼铁队伍来自金县第四初中、镇中心小学、供销社、铁工社、食品公司、电业和文化站等单位,在旅大市工农干校的大力协作下,所建的1座0.25立方米的小土高炉,即“红亮”一号炉,于1958年10月11日创造出日产606.5斤铁的纪录,放出30小时45分出铁761.5斤的炼铁卫星;第4大队在大连湾乡的采矿作业区,经过组织动员群众,增加采矿指标,在全市最后一个高产周里,共采矿石1.22万吨,以人均17.8吨的纪录,放出全县的采矿“卫星”;大连湾乡在土法建炉中,对0.25立方米的小土炉反复试验,在1个多月时间里,先后试验24次(1个炉为1次),开始时不能出铁或铁渣不分,后来采取以双管送风的双风匣代替手摇鼓风机,基本上解决了动力问题,报出月炼生铁1296斤、蜂窝铁2129斤的成果。据统计,在1958年9月29日全市规模壮阔的钢铁高炉卫星日中,全县参加人数达5.55万人,建成炼铁高炉314座,其中洋高炉1座、土洋结合47座、土高炉267座,投产141座,日产铁22.31吨。但没有达到市计划日产32吨争取50吨的要求。据当时记载,在“10月15~21日的全国钢铁高产周里,全市炼铁远远没有达到省下达的指标,金县等单位因焦炭不足或准备工作不周,都未完成开炉计划”。特别是在1958年11月8~至14日市第二个炼铁高产周中,“金县地区由于准备仓促,投产炉总数占建成总数的17.5%”。几个月时间,全县建成小高炉1162座,除部分高炉炼出等外铁外,大部分铁无法使用。1958年11月12日,市委钢铁跃进总指挥部下达《关于停止建设小高炉》的通知。至此,全县大规模的群众性炼铁运动以失败而告终。1961年,小高炉全部拆掉。  

大炼钢铁得不偿失  

在大炼钢铁运动中,全县组织起号称10万人的炼铁大军,建起小土炉1162座,采矿石3.24万吨。2年中仅有部分小高炉炼出等外铁9728吨,产值4.4万元,但由此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657万元。  

这些遍地土高炉,产量不高,质量低,寿命短,耗费原料,炉缸冷凝等技术事故频繁,劳动条件极差,成本很高,所产铁多为白口铁,不适合铸造要求,而且硫磷含量特别高,含锰量则在0.1%以下。炉子寿命最长28天,一般在7~10天之间,最短的只有1~2天。工地不安全因素较多,经常发生瓦斯爆炸、中毒及工伤事故,仅苏家屯工地就发生过20多人次煤气中毒。有的高炉炼的铁矿石根本没有出铁,只是开炉打底时加的那点破锅铁和铧子铁流了出来。大炼钢铁运动,严重地打乱了整个经济的正常秩序,破坏了综合平衡。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金县财政共支出1583万元,其中用于经济建设费支出191万元。经济建设费中,工业支出25万元,占13.09%;农业支出55万元,占28.8%;公用事业支出48万元,占25.13%。而在1958年这一年中,全县财政支出为521万元,其中用于经济建设费支出高达181万元。经济建设费中,工业支出就达121万元,占66.85%;而农业支出仅有16万元,占8.84%;公用事业支出只有8万元,占4.42%。如此片面地加大工业建设的投入,严重地挤压农业和轻工业,造成国民经济比例关系严重失调,各行各业遭到极大的损失,特别是占用农村过多的劳动力,严重地影响了当年的秋收秋种,造成农业减产,导致后来出现人民生活困难的局面。  

金县的大炼钢铁运动,在“左”倾错误思想的影响下,违背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急于求成,过分夸大主观意志和主观能动作用,结果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浪费了大量的资源,实在是劳民伤财,得不偿失,给全县的经济带来了严重损失。  

(毕克冬)